Friday, January 22, 2010

派报纸的太子爷

铃铃铃... 手机闹钟响起。(恶魔:你以为你在PMR考着试,写作文咩!幼稚!不要装年轻啊!)

妈的,那我就来个狠的!

手机闹钟才正要开始呐喊时,就被我一手摔开,直落房间最不起眼的一角,垃圾桶旁,呆睡着。它不出声啦,四周好不容易才回复原有的寂静。可天使就一直在我耳边碎碎念,实在受不了!(恶魔:干嘛天使会出现哒?我好像还在睡觉哦,哈哈!)

总而言之,时钟上出现的数目是0630。天啊!才6点半,我干嘛那么早起床?这是我仅能给予的第一反应。(天使:你要派报纸啊!)

对了,我也有一些日子没当派报员了,难免会不习惯。梳洗以后,换上制服。(恶魔:你那是哪门子的制服啊!)准备妥当以后就和室友下楼等待同事来接载我们。原本一向三人行的我们,今天只剩下我和另一个高个子室友。那个平时总是和我一样七嘴八舌的女室友,由于工作关系,暂时脱离了我们。她生病了,是伤风。希望她尽早康复吧!记得吃药多喝水啊!

到达派报地点,某地铁站。报纸放到一旁,随手抽了数十份报纸,转过身。只见不计其数的人潮像蜜蜂目击上等蜜糖似地涌上前来。面对此等场面,我还真的是甘拜下风,但也束手无策。只好双手递上报纸,向他们说:“你们自行拿吧,哈哈~谢谢!”

是报纸的知名度已大幅上升吗?还是人们都上了“如何笑"训练班?抑或是他们都转性啦,怎的笑得如此亲切。我也不禁露出那与生俱来的笑容,嘴角都被拉到额头上了(恶魔:那是奸笑吧!)。

除我以外,旁边还有两位和我一样在派报..啊,不,他们手上拿着的是纸张,应该是传单之类的,还是复印出来的那种。哈哈!

派着派着..其中一位派传单的,突然目光朝向我,凝望了我一会儿。走了过来。

“这是什么报纸啊?怎么没见过”
“是吗?哈哈~这是新的报纸。”
“哦,那这家报馆是你的吗?”
“哇佬,当然不是,我哪像啦?”(他是撞瞎了吗?)
“可我看你总是很亲切的在分派报纸啊。再看看你的年纪,我猜应该只有19或20吧。倘若不是老板,那就是太子爷咯?”
(天啊!我是哪一点像啦!)“不,不,不,我只是打工的而已。我已经22了,哈哈...”
(我一向都是那么年轻,才不须要你的恭维话!)(恶魔:明明就已经快2....唉呀![被揍] )

敷衍了几句,他也许察觉到我的反感,就没问下去了。而我则仿佛一个刚得解放的难民似赶紧逃离他目光。

又来了。

“对了,可以留一份给我吗?你的报纸看起来很不错。”
“好的。”(敷衍)

我好坏!

正当我派剩数份报纸时,一声巨响吓着了我。原来是执法人员取缔非法小贩。站在离我约有数尺之远的马来安娣以她的神手,一瞬间将数盘马来糕点搬去车尾厢,成功把执法人员给蒙骗了。她根本就可以列入健力士世界记录了!(恶魔:你装勤劳的功夫还不是一样能够列入健力士记录!)

终于把最后一份报纸递给那个派传单的。正想要离开现场时,又被他拉住了。又一连串的的废话后,才肯罢休,放我走。

还听了无数句的恭维话,回去可要掏耳朵啦!唉哟!耳掏都放哪去了?!

3 comments:

kyth said...

gt ppl say u look like "tai zi ye" wo~~wanna vomit jor~~haha~
actually leaving a comment here juz wanna inform u dat i m following ur blog!!(i really crazy ard~~)
huhu~~

魂の我=小恶魔 said...

我真的很想和你们并肩作战,可是不是拍报纸,哈哈...
最近工作太累了,所以提起拍报纸都觉得很辛苦。
加油吧太子爷,哈哈

月石 said...

真是勤劳的小孩。。。
该奖励奖励。。。
:)